《可以跟我接吻吗?》
第75节

作者: 舞者
收藏本书TXT下载
  他甚至开始想。
  那年将他带回沈家,究竟是对是错。
  原本,这是一场他们盘算好,让沈家二爷毫无回旋之力,以沈周懿命搏出路的血色威胁。
  却直接折损在了沈召卿云淡风轻的“公平商议”中。
  却不曾敢想。
  沈召卿竟然什么都知道。

  他竟然挖出来了他们早就藏在福利院的亲孙子。
  何益华从十几岁开始一直玩儿的过火,前几年搞大了一个学生肚子,生下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孩子,原本他们是因为公司正在转型上市期间,怕影响公司形象,就没有公开带回家过。
  对亲朋好友也瞒的密不透风。
  这次。
  何益华被杀害。
  他们何家差点就断了根。
  好在,还有香火延续。
  自然是要保护好,在风头上,他们不会带着孩子一起逃亡,早一步安置在福利院,想着等威胁沈召卿拿到巨额赎金,成功出国躲避抓捕后,可以想办法把孙子接到国外,这孩子他们唯一的寄托和希望了。
  可沈召卿到底是什么狠角色?
  他竟然可以那么轻描淡写说出那种话来恐吓他们!
  “沈二爷!沈二爷!求求你,不要动我孙子!”
  刹那之间,局面置换。
  沈召卿敛眸,声音好像慈悲极了:“何先生明事理,想必你也清楚我的为人,不要搞得很难堪,留一丝退路,互有好处,那么,我等何先生好消息。”
  他几乎已经筹谋到一切。

  不给对方蹦跶的机会。
  不管何父何母是何态度,沈召卿生杀决断的挂了电话。
  继而看向父亲与大哥。
  “大哥,茶凉了。”他重新给他送上一杯,唇边淡淡的。
  沈忠林脸色有些白,去摸那杯茶时,心里似乎被扎了一刀,没致命,却是极大的隐患与危机:“召卿啊……”
  “大哥请讲。”
  沈忠林瞥了眼旁边的沈江海,只想搓搓沈召卿锐气:“我们沈家是正统人家,你怎么能用那种手段?如果对方被逼急了,破罐子破摔也不是不可能,你还要真杀了那个小孩?你未免太心狠毒辣了!”

  沈召卿淡笑:“那大哥所见?”
  沈忠林:“企业形象最为重要,尤其你在京驻扎,开创了科颐科技公司,你身上可容不得半点污点,何氏夫妇,到底只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软骨头,报警处理更妥当,他们哪儿敢杀人?”
  “周懿不会有什么事的,别大惊小怪。”
  他以一个兄长身份,苦口婆心劝说,好似真为他好。
  “那若是,今日被绑的是央央,大哥还会如此不以为然谈笑风生么?”沈召卿吹了吹茶中白雾,语气轻飘。

  恰好。
  沈萝央刚因沈召卿回家,而欢天喜地追逐而来。
  刚刚抬腿进门。
  就听到这么一句听似冷静,实则无情寡恩的话。
  沈萝央脸唰的一下没了血色。
  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风,像是刀片,剐的人痛不欲生、没有生机。
  沈忠林霎时间拍桌而起。
  怒目而视:“你什么意思?这种事能这么比喻?”
  “开个玩笑而已,大哥别较真。”沈召卿放下白玉杯,指腹轻捻桌面一滴水,唇边微翘:“毕竟,换位思考这种事,人本性不会主动做的。”
  沈忠林瞪着眼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沈萝央心都凉了半截。
  半边身子僵的麻木。
  小叔,竟然用她来开这种玩笑。
  那是不是说明,她在小叔眼里……

  沈萝央不敢想了。
  她抗拒那个答案。
  *
  与此同时。
  刑警大队。

  突然传来一阵惊呼,像是发现了什么。
  “黄队!你来看这个微博!”
  黄鹤阳熬了一夜,办公室投屏上,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细枝末节线索,以及尸体各个部位的图片。
  他烦躁的走过去:“微博有什么好看的?不如想想怎么从沈周懿身上挖点东西出来。”
  他还是觉得沈周懿不一定完全置身事外。
  走去电脑旁。
  看着屏幕。
  黄鹤阳原本还不屑,但看清后,神情一肃,猛的清醒了。
  屏幕上。
  是沈周懿的微博点赞内容。

  最近,也是她最后一次点赞。
  是一条木雕图片。
  那花纹、雕刻层次、角度、手法、多么熟悉?
  雕刻技术成熟,发布图片的人看起来是一个酷爱各类雕刻艺术的人。
  顺着沈周懿点赞的痕迹进去。
  黄鹤阳皱眉,突然有些茫然,好像很多谜团和不解又摆在眼前,这个发布木雕作品的,赫然是立诚集团,也就是沈家长子……沈忠林的微博。

  “怎么回事……”旁边人也倒吸一口凉气,好像置身于一个密不透风的巨网当中,分辨不清眼前景象。
  他们一直怀疑沈周懿,所以重点一直在查沈周懿细致的行踪和过往的一些情况,今天就是本着严谨点的想法,看看她平日里喜好和不容易纰漏的蛛丝马迹。
  结果……
  还真从她这儿摸去另外一个人眼前。
  但不知为什么,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,有些诡异……
  一时半会儿无从探究。
  “沈忠林。”黄鹤阳捶了下桌面,“把这个人调查一下,还有跟何氏的关系,把他个人习惯性的雕刻手法送去比对研究!”
  “二队,跟我去沈家一趟。”
  “是!”
  *
  *
  医院。
  裴谨行几乎一夜未眠。
  有一口气压在胸口,怎么都顺不下去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他还烧着,浑身细胞似乎都在割裂,全身像是中了某种毒瘾似的,不能轻松。
  他沿着床边坐起来。
  邕城潮湿,暖阳很快被一团乌云遮盖。

  他喘着气,唇瓣血色淡淡,眼尾洇出一抹红。
  削瘦的下颌线,更利落了。
  他凝视窗外。
  又摸来手机,开了屏幕看了眼。

  七点四十了。
  沈周懿从昨晚离开到现在,没有联系过他,这并不像她抽空就要挑逗他一下的风格。
  裴谨行试图起身。
  被刚好进门的陈聿臣皱眉斥责一声:“你不能安心躺着?当你什么情况?命比纸薄的病太子。”
  裴谨行半阖着眼,望着手机。
  他们刚刚在一起。

  好像一切顺其自然,好像一直是他处于一个掌握主动权的位置,好像他是那个被心爱追逐的人。
  实际上。
  他清楚的。
  沈周懿是那一缕烟,他才是那个被动方。

  “我打个电话。”裴谨行掩唇低咳一声,给沈周懿发了一条微信,她没有回复后,他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  关机状态。
  裴谨行眼窝深沉。
  “你昨天确定看她回家了?”
  陈聿臣啊了声:“回去了吧,他们那小区我开车也进不去,反正是亲眼看她进了小区了,怎么了?喂不是吧,你这么紧张干嘛?”他嗤笑:“不是吧?你真那么喜欢那妞啊?”

  裴谨行唇色欲发素淡。
  心里莫名有根弦紧绷着,总觉得不对劲。
  他一边点开某软件,一边慵声回:
  “嗯。”
  “我说,你能不能躺回去?伯母都打电话来问你了,你折我这儿,我爹都得打断我的腿。”陈聿臣无奈的扶额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read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