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可以跟我接吻吗?》
第74节

作者: 舞者
收藏本书TXT下载
  沈召卿情绪平静,温疏的眉目瞧不出什么端倪来,话音却生杀果断:
  “最迟这周内,如果他们不愿认可这个开价,那一年内,科颐研发团队会研究出自己一套更成熟芯片技术,他们不出两年衰败,让他们自断。”
  助理心神一震,连连应下。
  沈召卿这次赶回来,也是为沈周懿。
  他看了下时间。

  沈周懿这个时间段大概醒了,他离开vip通道,便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,但她关机了。
  他轻蹙眉头。
  也没多想,“回沈家。”
  沈周懿是被冷醒的。
  睁眼后,发现自己躺在粗粝的水泥地上,冷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,她身体早就僵硬了,好一会儿才找回点控制感。
  她头疼的厉害。
  手脚被捆绑着。
  没办法行动。
  就连想要坐起来都废了好一阵子力气。
  抬眼。

  她看到了熟悉的面孔。
  肺里抽痛,她蹙了下眉后,淡淡的笑:“你们怎么这么落魄。”
  风声四方袭来。
  偌大的厂房内,杂乱无章,经年风霜洗礼,到处都残破不堪,废品、动物腐败的半截尸体、没有什么生机。
  沈周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,环顾周围,最终看向那边的两个人,不就是何父何母?
  曾经也算富贵人家。
  如今,二人衣衫褴褛,才几日的时间,曾经的光鲜亮丽不再,满脸沧桑与丑恶,几乎暴瘦状态,看得出来,厂房就是他们的栖身之所,还有一些食物垃圾。
  曾经趾高气扬蔑视人命。
  现下风水轮流转。

  沈周懿不顾肺里抽痛,只是淡笑:“抓我,怎么不杀了我?”
  何父佝偻着背,胡子拉碴,眼里布满血丝的盯着她,宛若恶鬼般凶恶:“杀了你?哪儿那么容易就结束你这条贱命!你们沈家,没一个好东西!”
  何母则直接冲过来,恶狠狠地甩了沈周懿一巴掌,浑身颤抖嘶吼:“都是你害得!小贱蹄子,你得为我儿子偿命!”
  沈周懿被打的偏头。
  她嘴角溢出一丝猩红,她只是轻舔了下,缓缓抬头看她:“那还等什么?”
  何母惊愕地与沈周懿对视。

  年轻女孩眼里笑意不减,唇边也柔的入骨,可——
  阴森。
  像极了凛冬最冷的那一刻,风像是下刀子一般,吹的人肌骨皆寒,浑身冒着鸡皮疙瘩,脖颈都被一双鬼手死死扼制住一样,喘不过气来。
  沈周懿这一眼。
  给了她这样的感受。
  何母几乎是一抖,膝盖一软,没了支撑力,猛的摔在地上,与水泥地摩擦碰撞,剧烈的疼痛也让她清醒过来。
  随之而来的是愤怒。
  这个贱人她这是什么眼神?!
  何母气疯了,也好像被贴了一张名为恐惧的灵魂符咒,恨得想要撕碎沈周懿,可她却被震慑到了。
  嘴里不停地用最肮脏的词汇谩骂,却没再上前一步。
  何父没发现这个插曲,只知道何母吵的他心神不定,烦躁又火大,便直接朝着她踹了脚:“叫什么叫?!闭嘴!在拿到保证和钱之前,这个贱人不能少一根汗毛!”
  何母哪里敢惹发疯的丈夫,只能闭上嘴,硬生生要咬碎一口牙。

  沈周懿平静的看向何父:“要联系沈家?”
  何父啐了一口,撕裂着声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沈家一点不值钱?你那个大舅舅,沈忠林,那才叫一个畜生!从你送到疯人院时,他就已经盘算着怎么要了你的命,生怕你继承你妈股份抢了他的家产,哈哈哈人面兽心不是你们沈家玩儿的最厉害?”
  何止啊。
  沈忠林买通了人,天天给沈周懿饭食里下毒,慢性毒药慢慢让毒素侵入骨髓,爆发时就是暴毙的那一刻,到时候查都查不出来,更何况谁会管一个死在疯人院的孩子?

  “也不知道你多大的运气,都那样了还不死,硬是活到现在,果然就是个丧气货色,谁沾谁倒霉!”何父情绪始终很暴躁,但是想到了什么,他冷笑:“但你小舅舅把你当回事啊,沈家人,就属他有人情味了。”
  沈周懿静静看着他。
  她眼瞳是纯黑,没有半点杂质,乍看温柔似水,再往深处,那哪里是什么纯良,像是无边海岸深沉的水色。
  何父脊背一寒。

  心下觉得晦气的骂了句。
  还是拨通了沈召卿的电话。
  *
  *
  东曦既驾。
  天地开明。
  沈家宅院。
  已经用过了早餐,茶室内。

  沈召卿手机放在玉石桌面,显示正在通话中,他开了外放,旁侧是沈江海与沈忠林,例行上午的茶话会。
  “沈二爷,沈周懿现在就在我手上,我要十个亿,送我离开华国,否则……”
  听筒里外放的声音阴狠极端。
  威胁之意放在明面。
  沈召卿身穿白衬衫,领口扣的一丝不苟,精致的钻石袖扣在自然光下发着幽幽的冷光,他动作慢条斯理地洗着茶,潺潺水声一派安然。
  眼下褐色淡痣醒目的漂亮。
  “何先生,何必如此大动干戈。”男人音色介于清冷与温润之间,喜怒不辨,好像情绪毫无波动。
  何父恨他这种淡然,怒吼:“我儿子死了!他死了!死无全尸!我注入几十年心血的公司也垮了!丨警丨察到处找我,你让我冷静?”
  “沈召卿,我不跟你废话,要么你给我办理新的账户转入十个亿,让我们安全出国,要么,我今天就用这个贱人伤害我儿子的方式,同样弄死她!我让她尸体挂在你们大楼下,让世界人围观!反正我歧路亡羊,什么都不怕了!”
  阵阵回音。
  昭示着他们身在一处空旷之地。
  沈召卿开火烹茶。

  狭长的丹凤眸里浮色沉沉,他字正腔圆,谈吐缓慢:“什么都不怕。”话尾夹杂着一丝笑音,无端生出锥骨的冷意。
  “何先生当真料理了所有事情?”
  他音色太平稳了。
  让何父只觉心底有什么在作祟,大脑又乱了几许,他警惕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外甥女的生死,你也不在乎了?!”
  想到筹码要没用。
  何父脸色更加扭曲,声音更嘶哑。
  茶室其余二人都表情各异。
  尤其沈忠林。
  他沉下情绪,如果、如果何家夫妇与沈周懿一起死——
  “一个小时之内。”沈召卿将茶壶煨在火上,“如果一个小时之内阿懿没有安安全全,分毫不伤的出现在我面前,何先生啊。”

  他像是笑了下,眼尾漾着浓稠的无情痕迹:“你夫妇二人藏在福利院的那孩子,可就得赔命了。”
  “沈召卿!”
  手机里霎时间传来夫妇二人惊恐万分疯狂的叫喊声。
  撕心裂肺地恐惧穿透冰冷的天。
  凛冬都不敌这男人丝毫的冷血狠辣。
  他……

  他怎么知道的……
  沈召卿给老爷子送了杯茶过去,徐徐道来:“二位,仁义尚在,我可以不动你亲孙子,也可以答应送你们离开,但是,阿懿少一根汗毛,我剁那孩子一根手指,公平吗?”
  别说何父何母。
  就连身在主位的沈江海都内心惊愕,被自己这个小儿子震了心神,他用陌生又探究的眼神打量沈召卿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read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