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可以跟我接吻吗?》
第61节

作者: 舞者
收藏本书TXT下载
  沈周懿意味不明地浅笑。
  “你怕你爸妈不干净?”

  “……”
  女孩儿脸色很是难看,心里有一杆秤,最后的底线在摇摆不定。
  沈周懿弯了弯唇,转身上车时留下一句话:“你可以去问他们。”
  *
  *
  沈周懿从沈家出来,就直接去了母亲的墓园。
  说起来她也是个不孝女。
  事发至今。
  她从未踏足这片土地。
  尽管。
  她知道母亲尸骨并不在这块土地之下。
  很离奇,当年举行葬礼时,母亲的尸体丢失了,还没来得及火化,成了这么多年沈家一根心头的刺。
  所以这片独立墓园,一直都是空着的。
  她连点念想都没有了。
  这片地沈家购置十几年了,沈周懿坐在墓碑旁,坐了很久,日落西山,海天一色。
  暮色昏沉。
  醒神时,天都黑了。
  晚上八点多了。
  天都飘起了细细白雪,落地便消融不见。

  积不起霜雪。
  她要查清楚母亲死亡后的事,找到父亲,大概才能有所进展。
  沈周懿深吸一口气。
  肺里都凉了,她感觉呼吸有急促的痕迹,猛不防地想起来当时在医院时,他就那么淡定的捂着她的口鼻,给她顺着气……
  想了想。
  沈周懿突然就有些想看看他了。
  掏出手机。
  又给裴谨行拨了个视频通话过去。
  这回,他好像是能感应她心境似的,竟然很快就接起来了。
  屏幕上出现了男人潋滟的眉眼,他好像也站在风雪里,有风刮过的响动,雪花恰好落在了他优越的睫毛上,漂亮的有些不真实。
  “你在忙?”她笑盈盈地问。

  那边的男人看着她,调整了下站姿,“不忙。”
  话落。
  他眯了眯眼。
  有些轻佻气的脸凑近镜头,声音被风雪润的清沉,“姐姐。”
  “你眼睛怎么红了?”
  他声音自带苏感,尤其有意沉下尾调时,容易惹出片片涟漪。

  沈周懿觉得在这块儿地方呆太久了,手指冷的僵硬,她还是下意识抬起手指抚了下眼尾:“红?没有吧?”
  她明明没有哭。
  她几乎不哭的。
  从懂事开始,就没哭过了。
  裴谨行几乎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周围环境的不同,有风拂过,树叶翁动的声音。
  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  沈周懿稍稍搓了搓冰凉的手指,还是比较诚实的回答:“外面,还没有回家。”
  “哪儿?”
  他却固执于她的处境。
  裴谨行平时懒散惯了,腔调永远是不经意的,往往这种人一旦加持了某种用心,就会变得格外戳人。
  沈周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,反正就是抿着唇笑了:“一个挺安静的地方,唉,呆太久了,太冷了。”

  她一边说一边起身,一手揣兜,慢悠悠地往外走。
  裴谨行一手握着手机,一手还捏着一剔透的酒杯,艳色的酒水在杯壁上翻滚摇晃,眼前是连绵的纯白,灯影绰绰,人间烟火。
  但似乎不及屏幕里脸颊被风吹的微红的她。
  他视线在她脸上胶着了会儿,仰着头将冰凉的酒水送进喉咙,喉结滚动吞咽,一口饮尽。
  沈周懿恰好看到这个画面。
  她没来由地笑:“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?”
  裴谨行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这种从不羞于表达的个性,一手撑着护栏,低沉的“嗯”了声,“肉体?美貌?”
  沈周懿也轻啧了下,然后也学他似的仰起下颌,一手抚过脖颈:“这里线条,还有你后颈骨相,这么说吧,从头到手的骨骼我都很爱。”
  他静静看着女人纤细白皙的脖颈展现在眼前,没有半点瑕疵,让人想要添加几笔突兀的东西上去。
  “姐姐,你挺变态啊,喜欢我骨头。”
  他喝了酒,嗓音都浸润的更哑了,短促的笑溢出,苏感直飙。
  沈周懿刚好离开墓园。
  她听着这声不甚明显的笑,低沉微澜,脑子里突然某些东西上了头,垂眸看了看路边的车,猛不防问:“听说你们大家族的子弟,性启蒙比较早?”
  “嗯?”

  那边半眯着眸。
  沈周懿歪着头,特别认真:“我在国外时,那些小男生十四五岁就已经无拘无束了,玩儿的特别花,弟弟,你呢?你好像也是从小生活在国外的吧?”
  裴谨行哼笑,眉眼清霜如雪,把手机拉进了些:“这是你追人的态度吗?一边喜欢我,一边又怕我啧……百战身经过?”
 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。
  她总觉得此时此刻的裴谨行,对她似乎格外有耐心。
  也就助长了她的放肆因子,“那倒不是,就是好奇。”
  “好奇什么?”他顺着她的话,恰好他那边有侍者上前,为他送上了新的一杯酒,他自如冷淡地接过来,侍者还未走开,就听面前尊贵非凡的爷手机传来一道女声:“你做|爱时,也会像平时那么懒散没骨头么?”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  侍者吓得手中托盘猛烈一抖,险些将盘中空了的酒杯摔落在地,要不是有超强的工作心理素质,就真的原地跪了。
  裴谨行倒是淡定的多,他不紧不慢扫了眼那边仿佛屁股着了火似的迅速逃离的人。
  “怎么?我要说一句你试试吗?”他轻嗤,上翘的眼尾延出醉人的坏意,“激将法不行的姐姐。”
  沈周懿快要笑岔气。
  好像阴霾在他这儿逐渐散了大半。
  “你怎么那么难骗啊。”她打趣。
  她这人或许是情感缺失缘故,有一些事情的确没有清楚的边界感。
  裴谨行淡挑了下唇边,风扬来了他的黑发,露出光洁的额头,万家灯火映衬在那双含情眼里,竟然有种世界安好、亦可披荆斩棘的磊落来。

  “等会儿有什么安排?”
  他突然问。
  沈周懿上车,开了暖气,逐渐温着自己冰冷的身子,但是好像作用不大,也有可能是心里捂了层冰的缘故,用这种轻松的氛围语调,都好像作用不是很大。
  “回家睡觉?今天有点累。”
  十几年的担子在身上压着,骤然挪开时,还是不太适应,好像胸里那股气喘不匀,空落落、没着力点、
  “那就休息会儿。”裴谨行神色被光影晕的很模糊,只觉他的声音是轻慢的,竟然让沈周懿生出一种奇妙感受,他在迁就她。
  “嗯?在车上?”

  “座椅往后放,空调不要开太暖,等会儿我叫你。”
  他始终站在原地。
  沈周懿没来由放松下来,骨头都是软的,她听话的照做,把手机支在方向盘旁:“可是这样好像挺难睡着的。”
  她其实有些近视眼,距离手机远了,她有些看不太清楚他脸上表情,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,依旧赏心悦目着。
  “闭上眼。”他声音也不自觉的缓下来。
  沈周懿有些不放心的笑问:“干什么?你要挂吗?”
  “不挂。”
  她这才安心了。
  长久的积压,她在此刻只能一直习惯性保持自己坚强无畏的一面,仿佛今天什么都不曾发生过,也不曾面对任何荆棘塞途一样。
  或许是与他相处,她神经能得到放松,真的闭上了眼,但是意识却清醒,躺着也不安分,她又睁开眼:“睡不着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read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